吕梁网·吕梁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 吕梁网 > 国内新闻 >

北京:鼓励利用腾退空间补充养老服务设施

2018-12-04 09:35来源:综合编辑

  鼓励利用腾退空间补充养老服务设施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专题询问养老服务情况

北京:鼓励利用腾退空间补充养老服务设施

  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专题询问市政府推进居家养老健康服务工作情况。

  □ 本报记者  王斌  文/图

  11月23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推进居家养老健康服务工作情况的报告并开展专题询问。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就养老服务情况开展专题询问,这是第二次。第一次专题询问社会反响良好,明显推进了《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落地实施。这次专题询问同样引人关注。

  养老机构医疗服务覆盖率超九成

  “目前有些社区养老机构的护理型床位缺失,失能失智的老人照顾能力不足,安宁疗养和临终关怀的机构不够,特别是城中心缺少空间,而农村敬老院的床位闲置,护理院也少,养老的基本公共服务匮乏。针对这些问题能否从规划设计上给予考虑?能否利用一些腾退的空间用于建设养老的设施和医疗服务设施?”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市人大常委会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郝志兰问道。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总工程师丁晓回答说:“在新版的城市规划编制过程中,我们高度重视养老工作,明确提出要建成医养结合、服务均等的养老服务体系,立足‘9064’的养老发展服务目标,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并将千人的养老指标纳入建设一流的和谐宜居制度的评价指标。党中央、国务院批复新的北京市总规以后,我们确定了北京市居家养老的服务规范,还有医疗规划的编制工作,这个规划在年底前要编制完成。”

  丁晓说,针对资源配置问题,重点考虑有针对性地提出养老服务设施的数量和质量,在中心城区以多种方式来增加养老用地,补足养老用地的短缺。一是通过优先利用疏解腾退后的可利用的空间和闲置资源,二是鼓励国有企业利用自有用地改造和新增,三是鼓励用现在富余的闲置公共服务设施改造新增,四是鼓励社会利用闲置的用房进行改造新增,五是鼓励集体经济组织提供养老服务。

  针对医养统筹布局问题,目前主要采取的是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签订合作协议的方式。下一步要考虑养老服务设施与医疗设施综合布置或临近布置,或者通过较大规模的养老机构配建医疗设施,也可以鼓励企业所属和民办医疗机构借助自身医疗优势直接提供养老服务设施等方式来统筹医养结合的矛盾。目前,全市449家运营养老机构中有143家内设医疗机构或者是引入医疗机构分支,有286家与周边医疗机构签订书面协议,养老机构医疗服务覆盖率超过了90%。

  针对腾退空间再利用问题,市自然资源委和发改委共同研究制定了关于加强非首都功能疏解腾退空间管理和使用的意见,鼓励利用腾退的空间补充完善健康养老服务公共设施,也明确提出了鼓励部分医疗机构补充基础卫生、康复护理、医养结合的资源短板。下一步,市相关部门和区政府将加紧建立资源台帐,编制腾退空间管理和使用方案,研究制定实施细则和配套政策,确保各项任务落实到位。

  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王强补充说:“在疏解腾退的空间利用上,市里已经出台了明确的规定,我们会力争把点放在微观上,把网织密了。同时,市发改委在新批项目里一律把握两个原则,一是没有内设医疗服务机构的,必须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紧邻或者是相应的医院紧邻;二是改造现有所有的养老机构,必须有80%以上床位的护养功能,或者是200张床位以上的养老机构要内配医疗机构。”

  养老驿站星级评定办法年底出台

  北京市人大代表、东城区朝阳门街道竹杆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郑红强问及养老驿站。他说:“我是来自社区一线的代表,在调研当中发现养老服务驿站的运营中有一些运行得比较好,有的则定位需求不太准,经营不善,服务能力也有不足,无法有效地满足居民的需求。我有三个问题。一是如何解决驿站、企业等服务机构在实际运营当中存在的场地问题?特别指的是老旧小区。二是怎样应对居民的需求,提高养老服务驿站的服务质量和可持续性?三是目前是否已经建立起了养老服务驿站的服务标准、质量监管机制以及退出机制和评价监督机制?”

  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委员、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答道:“养老服务驿站是设在老年人身边的服务平台,也是我们的跳板,跳板的可持续发展是我们一开始就重点关注的问题。首先,怎么看驿站目前的运营状态。2016年开始试点,2017年出台了3年行动计划,到2018年全市建设了680家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其中450家是城区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城区的驿站比农村的驿站要好一些,连锁的驿站比单体的驿站要好一些,运行时间长的驿站比运行时间短的驿站要好一些。”

  “我们总体上的判断就是驿站的发展既不可高估,也不要悲观。我们认为在两个基本面上是坚持了,而且是有效的。一个就是政府无偿免费提供相应的场地,到目前为止建成驿站当中80%以上的都是政府无偿提供场地。但是,从运营商的角度,他们面临着适应精准服务的转型要求,再加上大环境的压力,应该讲困难还是比较大的,这个困难必须要克服。”李红兵说。

  李红兵介绍说:“在政府支持当中,关于老旧小区的场地,首先是加强对基层,尤其是对政府可控资源的统筹调配,尤其是区级资源的调配,以前更多把这个任务放在了街乡镇。其次是我们和规划部门正在讨论在老旧小区中,在相应的设施资源当中,从规划中不是以独立占地来讨论供地问题,而是在主体建筑当中能够划出相应的区域专门作为居家养老的服务用所,这些是从规划上推进的。同时在老旧小区改造、功能调整、腾退资源上,发改委提出了正向导引和优先使用方向,都是把居家养老放在第一个方向的。”

  关于经营质量和质量监管、退出机制方面,李红兵说,今年有很多新内容推出。一个就是在标准层面上,2016年驿站的设施设计和服务标准就已经出台了。现在编制出台了北京居家养老服务的标准体系框架,包括四类标准,共48项内容。同时,助餐服务等七项居家养老服务标准在今年年底作为北京市地方标准将正式发布。

  关于监管的问题。东城区已经全面实施了驿站服务流量的全程监控,通过养老助残卡采集老年人获取服务的过程数据进行监控,这项工作正在全市进行推广。同时我们正在编制北京市养老服务驿站服务质量的星级评定办法,细则在12月底可以出来,将有助于更好地推进北京市养老服务驿站健康可持续发展。

相关阅读: